首页 > 天天看小说 正文
主角季娉婷傅司泽小说_季娉婷傅司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7-20 15:32:35作者:二毛

《离婚后,傅先生每天惦记我》 第3章 免费试读

“我……”白飘飘支吾了起来,潋滟的双眸突然含泪。

那模样楚楚可怜极了。

“你别哭,有什么话,你说。”看到白飘飘梨花带雨,傅司泽眉头微拧。

“我今年才刚满22,还没有谈过恋爱,家里管教十分严厉,我父母一直教育我,不能在外面胡来,本来打算结婚的时候再……没想到……我以后还怎么见人,我……”说到一半,白飘飘轻声抽噎。

瓷白的脸蛋划过泪水,像是被清水清洗过一样,显得是那么柔弱无助。

傅司泽薄唇紧抿,抿成一条线。

眼前的白飘飘眉宇之间长的很像桃之然。

看着白飘飘,傅司泽仿佛看到当年樱花树的年少。

“我会对你负责,不过,必须先等我办完离婚手续。”傅司泽敛去眸光,脑海里全是某个影子晃动。

“你……你要跟我在一起?”听傅司泽的意思,为了自己他想跟季娉婷离婚?

幸福来的太快,白飘飘激动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眼前的男人是自己好闺蜜的老公……

白飘飘内心挣扎了一下,随后还是被自己脑海里构想的糖衣炮弹给攻陷。

季娉婷的老公又怎么样,他跟季娉婷没有任何感情,她的行为算不上抢人家老公。

“你给我一点时间。”末了,傅司泽补充了一句,“我先给你安排一个住处,到时候我会去找你,不过,今天你必须把这盒药吃了。”

周权立马把一盒避孕药递到白飘飘面前。

白飘飘潋滟的眸光跟傅司泽齐平,接过了避孕药,“我听你的。”

当着傅司泽的面,白飘飘乖巧地把药吞了下去。

离开时,傅司泽突然回头看了一眼白飘飘,“对了,改天记得把呢大衣还我。”

“好,我洗干净傅先生的黑色呢大衣就送过来。”为了让傅司泽彻底相信那晚的女人就是她,白飘飘故意说出傅司泽大衣的颜色。

昨天晚上的事,白飘飘回答全对的上。

就连他的呢大衣是什么颜色这样的小细节她都知道,傅司泽更加确信自己没找错人。

......

下午,季娉婷准时抵达了律师事务所。

她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叶律师叶竞天在等她。

她特意往叶竞天身后看了一眼。

今天离婚,傅司泽总该亲自出面了吧。

然而,环绕一圈整间屋子,连傅司泽半个影子都没看见!

连离婚都不愿意出现,这男人有那么忙吗?

他大概是厌恶自己到极点,所以,连离婚都不愿意亲自过来。

算了,能离婚就已经万幸,他人见不见也无所谓。

季娉婷迎面走到叶律师面前坐下。

曾经见过一面叶律师,跟傅司泽领证结婚的那天,就是他跟自己进的民政局,季娉婷对他印象颇为深刻。

“好久不见,叶律师。”季娉婷礼貌打了声招呼。

“你好,傅太太。”叶律师公事公办把离婚协议书递给季娉婷,“这是傅总让我拟定的离婚协议,您先看看,如果没有什么问题,您在上面签字就可以,至于手续我会代替您跟傅少办理。”

季娉婷接过。

认真地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傅司泽身为商人的本质在协议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上面的内容没有一条是对季娉婷有利的。

傅司泽不仅让她净身出户,还不许她往后提起跟傅家有任何关系,更不能以傅家名义在外面招摇撞骗。

招摇撞骗?

她骗傅家什么了!

傅司泽至于对自己成见这么深。

看到眼前这份离婚协议书,季娉婷不断皱眉头。

算了,今天是来离婚的,不是来争论长短的,何况傅司泽不在,争论这些也没用。

拿起笔,翻到离婚协议书最后一页,季娉婷签上自己的名字。

季娉婷利索的举动,叶律师看的一愣一愣,“傅太太,您有看清楚离婚条款吗,就没什么要求?”

豪门的离婚官司叶竞天见过上千起,牵扯着双方的利益,基本都是双方破口大骂,甚至动手互殴的不在少数,这种不吵不闹的,还是头一次见。

傅司泽白白耽误季娉婷三年的光阴,在傅家,季娉婷尽心尽力照顾老爷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婚一离,她俨然就成了一个二婚女。

往后要是想谈恋爱结婚,多少有点影响。

她就不想跟傅司泽谈判要点补偿?

“条款我全看清楚了,没任何要求,嫁进傅家的时候,我本来也没有带什么嫁妆,也就出了一个人,我一个人离开毫无怨言。”她当然看得懂里面的条款。

傅司泽要自己净身出户。

她要是开口要钱,要房,傅司泽还不更加轻蔑她。

人有时候,不为馒头,只为争口气。

签好协议,季娉婷把文件递回给叶竞天。

“叶律师,文件我已经签好,手续的事情就麻烦您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还要回傅家收拾行李。”

“不麻烦,您慢走。”

离开律师事务所的那一刻,仰头看着蔚蓝的天空,晴朗的高空万里无云,像碧玉一样澄澈,季娉婷露出久违的笑容。

往后她再也不用顶着虚无缥缈的傅太太头衔,也不用成天戴绿油油的绿帽!

从今以后,她可以光明正大谈一场恋爱!

季娉婷前脚刚走,提前藏在隔壁房间的傅司泽迈腿走了出来。

叶律师上前,将季娉婷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递了过去,“老傅,已经签字了,没有任何条件,也没有跟我扯皮。”

傅司泽冷嗤,没看离婚协议书一眼,“我都看见了,她肯定是在我爷爷身上捞够了,才不屑再坑我一笔。”

“何以见得?季娉婷看起来不像那种女孩子。”叶竞天把离婚协议书收好,并不认为季娉婷是一个很物质的女人。

“你对她又不了解。”傅司泽嘴角的鄙夷更大了,“离婚协议的事帮我尽快整理,尽快办妥。”

“周末民政局不上班,你离婚也不差这几天,我还要出差,一个星期后回来一定帮你办的妥妥的。”

傅司泽轻恩了声,表示应允了。

敲定离婚事宜,傅司泽便离开叶竞天的地盘。

斑驳的柏油路,春风轻扬,季娉婷刷着手机寻找搬家公司,刚加上联系方式,就听到一辆车在打喇叭,季娉婷以为是自己叫的快车到了。

拉开车门便坐了上去。

“师傅,到锦绣湾一号。”

“这位小姐,你上错车了。”

季聘婷抬头,不经意就看到身侧坐着一西装革履的陌生男人,车内寒意四起,季娉婷看到一张棱角分明的脸。

男人长得极为英俊,双腿.交叠,气质出众,鼻梁高.挺,眉目深邃,一双狭长的黑眸带着几分冷酷的锐气,看着好像似曾相识!

这不就是那天晚上在娱乐城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