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天看小说 正文
主角是乔欣暖席司霆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时间:2022-07-19 12:36:05作者:二毛

《离婚后,前夫总想被我虐》 第4章 免费试读

席司霆俊容大变,这是她正式入门时,他送的。

男人一把拿过照片盯着打量:“你在哪拍到的?”

聂枫赶紧答道:“你之前怀疑乔小姐没死,还说她要是死了,身上戴的东西肯定会流入二手市场,我一直按照你的要求,盯着二手奢侈品交易情况,就在今天早上,有人传了这张照片给我。”

“带我过去看看。”席司霆的内心,好像又燃起了火陷。

她是不是没死?

她没有钱生活,所以卖掉了他送的项链?

黑色的轿车,停在二手交易市场大门口,席司霆修拔的身躯,踏入了一家店门。

聂枫赶紧对工作人员说道:“你们是不是刚收到这条项链,拿出来,我家老板想买。”

二手店柜员赶紧取了出来:“是昨天有个年轻男人拿过来卖的,我们一看这就不是普通款,所以立即挂到网上售卖了。”

席司霆伸手取了那条项链,幽眸瞬间眯紧。

他翻过吊坠,看到后面刻的字母,是乔欣暖名字的缩写。

“果然是她的。”席司霆内心犹如发生了十六级地震,这条项链,是不是代表着乔欣暖还活着?

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一个小年轻被带到了席司霆的面前。

小青年看到眼前气势慑人,气质尊贵的男人,他就像帝王一般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也会让人觉的胆寒。

“这条项链,是你偷的?”席司霆冰冷的质疑。

小青年吓破了胆,颤声解释:“不是的,不是偷的,这是我爸妈的东西。”

“说谎。”席司霆冷酷的盯着他:“这是我妻子的东西。”

小青年一听,又吓的腿软了,他的确说了谎,这条项链是他从叔叔家偷出来的。

“到底是从哪来的?给我说实话,不说清楚,我就打断你的手脚,送你去警察局。“席司霆气势慑人,一字一句,布满怒火和威胁。

只要关于乔欣暖的事,他就冷静不了,随时都要发狂。

小青年听到警察局,那里还敢硬刚,只好道出了全部事实。

“带我去你叔叔家。”席司霆冷酷的命令,他必须清楚整件事情。

海边一片破旧的渔民小镇,数十辆昂贵的轿车疾驶而来,掀起满天尘土。

三十多名保镖下车,将一栋二层小楼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门被敲响,门口立着一抹优雅清贵的身影,仔细看,能看到他眸底狂涌的怒火。

门打开了,一个小小的人儿探出头来。

“叔叔找谁?”稚嫩的声音,让满脸怒火的席司霆,突然怔住。

席司霆就算再恼火,也没办法对着一个梳着冲天小辫儿的五岁小姑娘发火。

他蹲下高贵的身躯,语气温和的询问:“小朋友,你家人呢?”

“我妈妈去隔壁的二婶家送年糕了,叔叔找我妈妈有事吗?”小家伙眨动着灵气的眼睛问道。

“我找她有急事,能把她叫回来吗?”席司霆是真的很急,十万火急。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那个女人在哪?死了没有。

“好哒,等我叫她回来。”小女孩一溜烟的从他身边跑出去了。

席司霆幽眸一惊,立即站了起来,对其中一人保镖命令:“跟上去看看,别让她跑丢了。”

女保镖迅速的跟着小姑娘去了。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女人抱着小女孩紧张的走过来,当看到这么多黑色西装的保镖围着她家,她十分的惊慌害怕,急步走过来询问:“先生,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席司霆看在她怀里小女孩的份上,态度还是和气。

“见过她吗?”席司霆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她是我妻子,四个月前不小心掉进河里了。”

中年女人一看见,立即就认出来了,只是,那女孩子的说词,跟他可不一样。

中年女人立即打量起了席司霆,眼前这帅的像天神一样的男人,竟然会是一个家暴男,出轨男,渣男中的战斗机。

“我没见过。”中年女人真的很可怜乔欣暖,所以,她不想供出她。

席司霆的耐性,快要用光了,他眸光冷寒的盯着中年女人:“她是不是跟你说,我是一个很可怕的男人,天天打她,骂她,还出轨了?”

中年女人表情惊讶起来,席司霆瞬间就明白,自己猜对了。

乔欣暖果然藏着恶毒的心思,为了带着他的种逃走,故意把他说成一个人渣,博取同情,让人替她掩瞒行踪。

该死的女人,千万别让他找到。

“大姐,我妻子精神有问题,她乱说的,你别相信。”席司霆立即把乔欣暖定性为精神病人,胡言乱语。

旁边的聂枫立即给出有力的证明:“是的,我家老板待乔小姐一向都是温柔深情,体贴周到,从来没有虐待过她......”

聂枫话说这这,就接受到席司霆的一个冷眼,吓的他不敢继续说了。

中年女人分辩能力不够,她焦急的不知道该信谁了。

“大姐,我妻子病情很严重,有自虐倾向,这一次她掉进河里,就是因为她怀疑有人要害她,我原本是打算送她去治疗的,她这种情况不适合四处乱跑,会伤害到别人的。”席司霆只能加重了乔欣暖的病情。

聂枫适时的补充:“我家少奶奶一次高烧就脑子不正常了,请你赶紧告知我们她的去向。”

中年女人一听到精神病会伤人,她就担心上了。

的确,现在社会动不动就出现一则精神病无差别伤人事件,这要是真的,她的确不该隐瞒了,她仔细回想,那天救回来的女孩子,表情是有些不对劲,好像一直处在惊恐之中。

“好吧,我们是救了她,但她第二天早上就离开了,至于她要去哪里,她也没说,我们给了她一千块路费,她只说要去找朋友。”中年女人赶紧道出实情。

席司霆立即给了聂枫一个眼神,聂枫转身就坐上了车,就差把键盘按出火花来了,第一时间围绕乔欣暖,查她的人迹圈。

席司霆临走前,转头对那可爱的小女孩说道:“小朋友,下次大人不在家,不要给陌生人开门。”

小家伙眨了眨眼睛,中年女人立即惊慌的教育女儿了。

席司霆身边另一名助理,拿出了一笔钱:“这是帮我家少奶奶还给你的路费。”

“这......太多了。”中年女人一脸惊乱。

“你救了少奶奶,这是天大的功劳,再多也是少的。”助理说完,就扭头走了。

中年女人站在原地,看着手里五踏厚厚的钱,陷入了沉思。

果然做好事,会有好报啊。

席司霆坐上车,聂枫已经在报告了:“总裁,幸好乔小姐的人迹圈很单纯,我查过了,她在大学要好的朋友只有一个,就是这个夏安安,她毕业后就回山里跟着父母一起创业了,乔小姐最有可能去找她。”

席司霆薄唇抿紧,面容深沉。

“现在就去找她。”

数十辆车队,以极快的速度,冲上高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