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天看小说 正文
离婚后,前夫总想被我虐最新更新-乔欣暖席司霆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2-07-19 12:32:58作者:小金

《离婚后,前夫总想被我虐》 第3章 免费试读

在车上,她一刻也不得安宁,闭上眼,仿佛听到了小婴儿的啼哭声。

“宝宝......妈咪陪你们一起离开好不好?”

就在这一刻,乔欣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既然保护不了,那她只能舍身相陪了。

也许上天也在帮她,在经过一座大桥的时候,车子被人追尾了。

“乔小姐,请下车吧,你坐前面那辆车离开。”负责人过来对她说。

乔欣暖僵硬的下了车,只觉的胃部一片翻涌。

随后,她立即跑到旁边的栏杆处呕吐了起来。

“乔小姐......”

“我没事,让我吐一会儿,真的太难受了。”乔欣暖立即对那个人抬起手,阻止她过来。

那个女人知道女人怀孕,孕吐是很难受的。

她便没有强行让她上车,乔欣暖蹲着吐了一会儿,感觉好受了些。

湿冷的风,从河面上刮来。

乔欣暖看了一眼身后的栏杆。

美丽的脸上闪过一抹凄美的微笑。

“宝宝,妈咪带你们回天上,好不好?”

乔欣暖在心里安抚着同样受惊的孩子,她会做一个好母亲的。

说时迟那时快,乔欣暖突然翻身从栏杆处跳了下去。

“乔小姐......”

身后传来众人的惊呼声。

乔欣暖闭上眼睛,感受到强烈的冷意灌进来。

就这样吧,她和她的宝宝,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人间值得,但她不想再回来了。

河水湍急,乔欣暖很快被河水卷走了,她痛苦的在水里挣扎着,很快就晕了过去。

同时跳入河里救她的几个保镖,因为河水湍急,一时间失了她的身影。一个电话打进了席司霆的手机里。

“总裁,乔小姐在东河大桥跳下去了,我们的人还没找到她。”

“什么?”男人幽眸震颤:“她敢跳河?”

“总裁,怎么办?快报警吧,乔小姐会没命的。”

“你们给我下去找,一定要找到她,我不准她死。”席司霆愤怒焦燥的吼了起来,随后,捏着电话,坐上了车。

当席司霆赶到东河大桥时,只有黑呼呼的一片,耳边是河水奔涌的声音。

席司霆站在桥上,看着数十米的高度,他的心脏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么焦急,恼怒。

他还没有折磨够她,她怎么敢死?

警方来人了,请了专业的人员过来捞,可是捞了一晚上,也没有找到乔欣暖。

席司霆一夜没睡,赤红着眼,在桥边不来回的走动着,等来的消息,一个比一个失望。

她死了吗?

第二天的午后,乔欣暖醒了,她以为自己到了天堂,却看到了一张温暖的脸。

“姐姐,你醒啦,你没事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蹲在她的面前,手里拿着一个馒头:“给你吃。”

乔欣暖透过孩子的嘴里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是被路过的渔民给救了。

乔欣暖感激万分,也当着渔民的面卖了一把惨,说自己被老公家暴,怀着孩子,老公还出轨自己闺蜜,各种冷暴力,在各种痛苦之下,她才选择轻生,渔民夫妇很同情她,决定帮她隐瞒行踪。

于是,乔欣暖就这样逃出来了,只是,她身无风文,不知道该去哪里。最后,她想起了大学时最要好的朋友,决定投奔她。

乔欣暖摘下了自己的项链,给了渔民夫妻作为谢礼。

渔民夫妻见她要离开,也主动给了她一千块路费。

乔欣暖用这笔钱,几经周折,去找她的朋友了。

席家别墅。

哐啷一声响,巨大昂贵的花瓶,碎了一地。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席司霆冷怒的朝面前一群人吼出声:“给我继续找,哪怕只剩骨渣,也得给我捞回来。”

“是!”一群手下,慌张离开。

那条大河,直通入海,大家一致认为,湍急的河水,把乔欣暖冲入海里去了。

于是,各种大捞队伍,严阵于待,在入海口一致排开,决定地毯式捞人。

捞了三天三夜,依旧没有一点消息传回。

所有人都确定,乔欣暖死了。

“不......不可以,没有我的允许,她不可以死。”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的席司霆,此刻像个疯子,赤红着眼睛,短发凌乱,满身戾气的在乱发脾气。

“乔欣暖,你给我回来…。”席司霆愤怒的对着大河吼叫着,四周的人吓的大气不敢喘。

所有人都相信乔欣暖死了,可席司霆,偏就不信。

“席先生,请你节哀。”警方的负责人,硬着头皮上前关心。

“她没有死,她一定还活着,就她那贱命......不是说祸留千年吗?她不可能这么短命的,我还要继续找......。”席司霆仍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众人不敢再劝他了。

席司霆还真的斥了巨资,找了很多船和人继续找。

这一找,就是三个月过去了。

秋枫林里,搭着一个大棚,此刻,乔欣暖挺着一个大肚子,正在帮朋友摘新鲜的木耳和平茹。

“欣暖,你别摘了,快到旁边坐着。”她的好友夏安安飞奔过来,扶住了她:“你要时刻记住,你是一个孕妇。”

“安安,我想帮帮你,你一个人每天要摘这么多。”乔欣暖低声说道。

“真的不用,我可以慢慢摘,不急,但是你不一样,万一出了点意外,那可怎么办?我这里离医院这么远。”夏安安仍然坚持摁住她,不让她起来。

乔欣暖心里一片暖洋洋的,她温柔的笑起来:“好啦,我不乱动了,你别管我,去干活吧。”

夏安安见她真的不乱跑了,这才叹了口气:“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们再次见面,你会是个孕妇,我还想着,等我赚了钱,就去找你,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呢。”

“我也没想到。”乔欣暖苦笑起来。

“你结婚了也不告诉我,你真不够义气。”夏安安还在碎碎念。

乔欣暖美眸闪过一抹悲伤:“这段婚姻,已经结束了,要是我还能迎来第二春,我肯定请你过来吃喜酒。”

“行。”夏安安扬唇笑起来:“那我就祝你早日找到第二春。”

乔欣暖却觉的,第二春永远不会有了,她以后只会带着孩子生活,远离男人,健康长寿。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乔欣暖已经八个月了,肚子吹气似的,越来越大,她已经行动困难了。

a市,席司霆颓废的坐在办公室,目光盯着脚下的钢铁森林。

深幽的眸底,让人看不出情绪,疯狂找寻乔欣暖的日子,过去了。

他终于接受了她死去的事实。

如果他不逼迫她打掉孩子,她是不是就还活着?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

男人烦燥的拧了眉宇,声音冰冷:“进来。”

门推开,他的助手聂枫快步的走到他的面前,把一张照片递给他,激动道:“总裁,这条项链,是不是乔小姐结婚时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