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天看小说 正文
大佬追妻:夫人,又欲又渣完整版-裴御城季遇荌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6-15 18:45:46作者:小金

《大佬追妻:夫人,又欲又渣》 第4章 免费试读

昨晚在会所,季遇荌整整跪了五个小时。

跪到双膝又红又肿。

季遇荌心里清楚:言而无信、出尔反尔,是赵岐那种纨绔子弟最大的特点。

他不会轻易放过她。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赵岐想往死里踩她。

不仅没有按照约定,给她《乐歌传》的女主角,还下达了封杀令。

本月初,财经新闻刚刚公布了帝都福布斯财富榜:赵家,位居19名。

帝都,作为Z国首都,富豪云集。

能在帝都排至19的位置,家族已然非常显赫。

倘若赵岐真的动了弄死她的心思,在娱乐圈里,季遇荌很难再翻身。

经纪人瞄到季遇荌只是苍白着脸色,站在客厅里,并没有收拾东西的意思,眼底的厌恶愈发浓烈:“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季遇荌,你得罪人的时候,都不知道擦亮眼睛仔细看看那人是否得罪得起?!岐少说了,不允许任何的经纪公司签你。季遇荌,你凉透了,别再给公司添麻烦,赶紧收拾东西滚。”

季遇荌拖着行李箱,绕着帝都的市区,走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木然地站在人潮拥挤的街头,那一刹那,她幡然醒悟:帝都,是一座再也无法温暖她的城。

这里,她没有家了。

至深夜十点,季遇荌也没找到去处。

她茫然地站在霓虹璀璨的繁华都市里,就像一缕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李桐打来视频电话的时候,她正站在一家小酒店的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最便宜的房间并不贵,只要198元而已。

可是她却舍不得。

198元,是季念承三天的营养费。

最终,她还是进去了,坐在大堂最隐蔽的位置。

接通视频电话之前,季遇荌从行李箱里翻出自己的毛巾,把头发上的雨水擦拭干净。

“在忙吗?!”视频接通的刹那,李桐漂亮的小脸便赫然跃上手机屏幕,“这么久不接视频,我都要去查房了。”

不等季遇荌回答,李桐已经调整了摄像头,对准了病房窗户的位置。

M国与Z国有着十个小时的时差。

帝都的夜,正凛正浓,那边的天不仅明亮,还有金晃晃的阳光。

季遇荌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踩在窗边的一张木椅上,正一丝不苟的给阳台上的仙人球浇水。

不过一个月没见,季遇荌看见儿子那愈发瘦骨嶙峋的小小身躯,眼睛一下就红了。

心脏,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猛烈地割着,疼得窒息。

“承承,妈妈接视频了,快过来。”李桐喊。

季念承听了,离开甩开水壶,朝着李桐跑去。

昨天主治医师打来电话,说季念承的状况,最近不太好。

时念卿看得很清楚,季念承跑来的时候,步伐虚浮,几米的距离,他拿到手机的时候,脸色愈发苍白,还气喘吁吁。

季遇荌心疼到无法形容。

“妈妈,承承好想你,你有没有想承承。”

不犯病的时候,季念承的脸色一直都是苍白的,嘴唇都没颜色,不过他却有一双黑宝石般的眸,干净澄澈,熠熠生辉。

季遇荌强迫自己把泪水憋回去,她扬起嘴唇,笑道:“想,时时刻刻都在想我的宝贝。”

李桐是医院的护士,平日季遇荌工作忙,李桐没事的话都会去病房里照顾季念承。

季遇荌回国以后,每周三李桐还会打来视频,让他们母子聊会天。

一周没联系,此刻的季念承像个小话痨。

他问季遇荌工作怎样,有没有人欺负她,他没在身边的时候,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睡觉。

季遇荌点头,耐着性子一一回复。

通话快结束时,季念承忽然又叫住她:“妈妈......”

“怎么了宝贝?!”

“仙人球,真的会开花吗?!”

“当然啦。”

“开花的时候,爸爸就会按照约定来接我吗?!”

“......嗯。”

“妈妈,我的仙人球什么时候开花?我都照顾它两年了。”

“每棵仙人球的花期都不一样,只要你好好照顾它,只要你乖乖的,迟早有一天,它会开花的。”

“好的妈妈,承承一定会好好照顾仙人球,更会乖乖的。从这一刻起,承承打针吃药都不会再哭啦。”

李桐站在旁边,听着季念承的话,眼睛有些难受,她压下心底涌起的情绪,催促道:“好了承承,桐桐阿姨要去上班了,跟妈妈说再见。”

等到李桐离开病房后,季念承从病床滑下去,又“咚咚咚”跑到窗户边。

他趴在窗框上,眼巴巴地望着仙人球,小声嘀咕道:“仙人球仙人球,你赶快开花吧。我昨天听见隔壁病房的叔叔偷偷议论我的病情,他说我的病很严重,治不好,会死掉。仙人球,我死之前,你能开花让我爸爸回来吗?!我害怕自己不在了,妈妈会哭,身边却没有人......”

李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重新给季遇荌打去了视频。

接通之时,李桐这才看清季遇荌的脸色很差。

不过才回国一个月,那张瘦削的脸,更是小得可怜。

“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李桐问,“我看你脸色不好。”

季遇荌并没有回答,而是想起昨晚主治医生打来的那通电话,她询问李桐:“那名脑死亡孩子的父母,签字了吗?!”

那孩子的心脏,正好季念承匹配。

主治医生说,他父母有意捐献孩子所有能使用的器官。

李桐回复:“我帮你打听过了,孩子的父母还有点犹豫,想再观察一周的时间。荌荌,你放心,这边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我第一时间通知你。现在你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先帮承承筹够手术费用。”

季遇荌点头:“我会尽快凑齐。”

害怕耽误李桐的工作,季遇荌叮嘱了几句便想挂电话。

“等一下!”李桐叫住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好半晌才低低开口,“荌荌,我知道有些事你非常忌讳,但是......你真不打算让裴御城知道承承的存在么?!”

手机那头,鸦雀无声。

李桐仔细观察着季遇荌的表情,又道:“其实,你根本不用这么辛苦,七十万的治疗费对于裴御城来说,估计还不够他去趟会所......”

其实李桐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以裴御城现在的权势,何必那么辛苦的等待那名脑死亡孩子的心脏?!只不过他的一句话而已,世界各个国家适合季念承的心脏,都会在第一时间送达,任其挑选。

季念承的身体越来越不好,状态也越来越差,整天都嗜睡。李桐担心再这样拖下去,会耽误最佳治疗的时机。

季遇荌的神情,却尤为黯淡:“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可是桐桐,你是知道的,他爱宁如烟,不爱我。倘若让他知道承承的话,我就会彻彻底底失去承承。”

季念承就是她的命。

季遇荌无法想象没有季念承的场景。

她不会疯。

只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