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天看小说 正文
神医弃妃惊天下完整版阅读-沈昭司北辰在线畅读

时间:2022-06-15 18:39:52作者:小王

《神医弃妃惊天下》 第2章 下马威 免费试读

“小姐,你若是怕了景王,那如初去找他,就算是豁出这条命去,也不能让您住在这儿啊!”
“这屋子收拾收拾,能住。”沈昭左右看了看,拉伸了一下手臂,语气透着几分淡然。
如初则是一脸愤懑。
“明明小姐才是侯府血脉,老夫人却偏宠那鸠占鹊巢的破落户。凭什么她飞黄腾达当太子妃,小姐却要在这儿受苦。”
“既来之则安之,别那么计较。”
让如初先睡,沈昭安置了沈程,靠在床边上瞧着沈程一张熟睡的小脸,心中万千思绪。
二十年前,原身母亲在上香时候,遇到贼人。逃到小庙后,惊吓之下早产。
杀猪户家大儿媳陆氏连生二女,上山烧香求佛祖保佑这次生个男娃。好巧不巧,也在那小庙意外生产。
那陆氏看到自己又生了女儿。回去后,夫家很可能杀婴。
毕竟是自己亲生女儿,她于心不忍,又看到一旁昏厥的贵妇人。
顿时心生歹意,将俩女娃对换。
从此,本应千宠万人疼的侯府嫡女,愣是在杀猪户家饱受非人的虐待毒打。她替沈宝珠受尽折磨,沈宝珠替她享尽荣华富贵。
十六岁那年,原身独自进深山砍柴,路上被黑衣男人直接掳走强占了身子,一觉醒来,身边只剩一枚玉佩。
三个月后,她小腹渐渐隆起,陆氏发现她的异常,几次逼问之下原身吐了实话,陆氏把玉佩拿走,连哄带骗劝她打胎权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翌日,陆家来了一群人,抓住她要讲她沉塘。
未婚怀孕,原身只能跑进深山,生了娃。不久便被侯府派来的人找到,直接将她和孩子一并带了回去。
她以为自己终于脱离苦海,再不用被随意打骂欺辱。
然而,噩梦才刚刚开始。
侯府老夫人舍不得亲自带大的沈宝珠。所有人,逼着她承认沈宝珠同为侯府嫡女,与她平起平坐。
渐渐,有些风言风语传出,一个是未婚生子,毫无规矩的破鞋。一个是从小被侯府精心培养,举止高贵的才女。
高下立现。
她忍受不住,***了……
再度醒来,她的灵魂便成了国医圣手,沈昭。
紧接着,沈宝珠只回家哭诉一番,表露与太子互生爱意,可她与六皇子早有婚约。
老夫人心肝宝贝的喊着,立马想到她这个正经的侯府嫡女。以沈昭与宝珠同为嫡女为由,偷梁换柱,让她替嫁。
也不管六皇子得知真相后,恼羞成怒,会怎样对待沈昭。
……
倏然,外头传来一阵吵闹。
“走水啦,走水啦!”
一股焦味从虚掩着的窗柩透进来。
沈昭抬头,门外火光大作。
是隔壁院子……
但天寒地燥,东北风向。不肖多久,便会刮向沈昭所住的秋落院。
容不得她多想,连忙喊醒沈程和如初。
推开门,一股热浪袭来。沈昭用水湿了帕子捂住三人口鼻,接着宽大的袖子一挡,三人快速跑出院门。
“还有人吗?”
“东芝,东芝还在里面。”
里面还有人。
火势太大,沈昭来不及多想,直接将湿布盖在身上冲进大火之中。
昏迷不醒的婢女被她拖出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
腿上有大片烧伤焦黑之色,皮开肉绽,看上去骇人至极。
“东芝!”
一个婆子猛然推开沈昭,冲上去抱住婢女大声哭嚎。
人群蜂拥上前,将沈昭撞倒在地。
围观的人皆是心里一紧,大腿已经被烧的这样血肉模糊,多半是废了。
好好的一个姑娘,可惜!
如初扶着沈昭,奋力推开丫鬟婆子:“放肆。”
火光中有什么炸裂开来。
声响巨大,火花四溅,周围人一脸漠然,根本没人搭理她们。
如初气的几乎要爆炸,却被沈昭拉住手腕,转头,是沈昭严肃的脸。
“去把我的箱子找出来!”
现在大夫还没有来,现场根本就没有人懂怎么治伤,现在这群婆子在伤口上敷冷水的行为在沈昭眼中无疑是杀人!
“你要对东芝做什么!”
见沈昭要从自己手里抢过东芝,那婆子愤怒如母狮子一样,凶悍的厉害。
来不及了。
“如果还想让她的腿保住就别动,闭嘴!”
沈昭开口时,面容肃然,布满冰霜,一时竟真的将婆子唬住。
“你又不是大夫,又能有什么办法?”
婆子讽刺的话脱口而出,却只见沈昭面色凝重,指挥几个陪嫁丫鬟将人硬生生抢了。抬着东芝,冲进房间。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几个沈昭的陪嫁丫鬟守在门口,如门神一般。
“开门!你要多东芝做什么!”婆子蛮劲儿上来,作势就要踹门,但却被沈昭的丫鬟拦住。
里面却传来沈昭清亮的声线:“如初,准备刀子和烈酒。”
婆子眼睛瞪大双眼,一脸不可置信。
“王妃杀人啦!”
“快去告知王爷!东芝被王妃掳走,要生生拿刀子割肉!”
在场人惊怒到无以附加,他们早知道新王妃出身不堪,行为放荡,但不成想竟这样草菅人命!
今天第一天进他们王府就要杀人?
谁给她的胆子?
有人拾起地上棍子直接愤怒冲上去。
“毒妇,将我们府上人交出来!”
外间混乱一片。
沈昭充耳不闻,目光凝重。
外头暂时有丫鬟顶着,饶是看她不过,也不能明目张胆的直接冲进去。
眼下,东芝的情况非常不秒。
双腿被燃烧的木梁砸到,表面皮肉全毁还是小事,主要是腿骨里头也已断裂错位。
想要救人,必须将烧掉的皮肉刮开,露出里面碎掉的碎骨,再将骨头正位包扎缝合。
外科手术,正是沈昭擅长,指尖刀尖飞快划开皮肉,削掉焦皮,棉布吸掉血水。
片刻间地上已经全是黑红色红布。
整个场面血腥至极,胆小的如初直接转过身不敢去看。
但沈昭早已对这一幕习以为常,连眼睛眨都未曾眨一下。
现场情况简陋,根本没有麻醉之类,婢女东芝直接被疼醒,发出刺耳尖叫。
好在这个时候,手术已经完成,伤口已经包扎完毕,只要将染血的刀子洗干净就好。
沈昭松了一口气。
不容喘息,门“砰——”的一声被踹开,司北辰一身就寝中衣匆匆赶来。
暴怒。一脚踹飞沈昭手里匕首,将人抵在门板之上,大手青筋爆起,将沈昭细白的脖子掐的泛起青紫!
“毒妇,你好大的胆子,你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