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天看小说 正文
沈昭司北辰在线免费阅读-神医弃妃惊天下最新章节(卷毛不太卷)

时间:2022-06-15 18:36:42作者:小王

《神医弃妃惊天下》 第3章 医者仁心 免费试读

“主子!”
如初欲护主扑上,却被赶来的护卫拿下,还被重重踹了一脚肚子。
“东芝!东芝!王爷,您快看看东芝,东芝要不行了!”
下人冲进来惊慌乱喊。
破旧的被子上一片猩红,躺在上头的人张口直喊疼,但声音已微不可闻,一副即将西去之象。
司北辰狠狠一挥,将沈昭像一块破布一样砸在地上,后背结结实实挨了一下,沈昭疼的倒抽一口冷气。
“立即传太医!”
东芝是他府上家生子,其父母都在府上担任要职,受司北辰敬重。
如果东芝现在被这个疯女人害死,他要如何和东芝父母交代,如何和府中其他人交代?
想到这里,司北辰更是大恨,简直恨不得吃沈昭这毒妇的肉,喝她的血。
“慢着!”
见司北辰一脚又要踹过来,沈昭连忙从地上一滚,避开那一脚,翻起身来。
“你误会了,我没有要伤害她,我在救人,我是在救她!”
饶是泥人,被这么一打,也要被逼出几分火气。
沈昭口中不显,但是神色之中的不满情绪却表露的一清二楚。
好狂妄的女人!
都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还死不认罪!
救人?
这毒妇是把所有人当傻子么?!
司北辰更气,连连冷笑。
“救人?你的救人就是用刀子将人划得血肉模糊?“
“来人!将这个疯女人拖下去杖责三十,关进柴房!”
“要是东芝活不了,你,陪葬!”
司北辰拂袖而去。
没等反应,一群人迅速围了上来将她按住,个个咬牙切齿。
手臂粗的棍子打下来,带着几声闷响,身后,皮开肉绽!
“小姐!”
沈昭珉紧了唇,她沈昭自有她的傲骨,即使落到现在这田地又如何,她依旧不愿意低下头颅。
只是。
何其可笑。
想她一代堂堂国师圣手,竟也会有朝一日为救人落这般田地!
“把这个毒妇拖下去!”
“呸!”
耳边充斥着咒骂声,后背的疼痛却是越发难忍,沈昭的视线渐渐模糊,直接晕了过去。
……
潮湿阴暗的柴房里,沈昭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身下坚硬的青石板冰凉刺骨。  
“小姐……小姐……你醒醒……”如初跪在沈昭面前,小心翼翼地推着沈昭,声音里带着哭腔。
动了动睫毛,沈昭忍着火辣的痛勉强缓过一丝气来,她睁开眼,声音气若游丝,“我没事……”
咬紧牙关,在如初的搀扶下坐了起来,看清了周围的环境,她不禁冷笑一声。
她明明是在救人,却落得这个下场。
沈昭握紧双手,眼中满是不甘。
察觉到沈昭的心情,如初握着沈昭的手,愤愤不满地说道:“小姐好歹是王爷明媒正娶的王妃,不管怎么样,都不该这样对您!”
砰——
沈昭刚想阻止如初继续说下去,门就被猛然踢开,走进一个虎背熊腰的婆子,满脸凶相。
掐着腰,她径直走到如初身边,狠狠地掐了一把,“你这死丫头,竟敢诋毁王爷,我看你是活腻了!”
说完,又剜了一眼沈昭,阴阳怪气道:“果然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呵,王爷吩咐了,在东芝脱离危险之前,让我好好教教王妃和你的丫头什么是规矩!”
“既然你知道我是王妃,我就还轮不到你来教训。”将如初拉到身后,沈昭正面迎上。
那婆子见她气势不俗,愣了片刻,转头讥讽的就拔高了音量:“你是王妃,我这个王府下人确实不能对您怎么样!”
手中鞭子一扬,她得意一笑:“但我这手里是王爷的鞭子,更是圣上赐给王爷的戒鞭!见此鞭如见圣上!你胆敢不服?还不跪下!”
沈昭看见那鞭子的柄上刻有龙纹,心中便是一凉。虽是不甘,但在这个时代就是皇权大过天。她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
无奈的拜倒,沈昭恨不能将牙齿咬碎。
婆子见她服软,更加得意,“起身吧,劳驾王妃起身,跟我走一趟。”
天飘着雪,风如刀刮。
婆子指了指面前成盆的白菜,扯着嗓子对沈昭和如初命令道:“这里的菜今晚你们俩都要腌好了!”
如初看到堆积成山的菜蔬和粗盐,她主动拦在沈昭面前,“这事我一个人来做就好。王妃是主子,不必做这些事!”
“你这么喜欢替主子揽责任?那东芝的事也算在你一个人头上!”婆子瞪了如初一眼。
“你别欺人太甚!”
“如初。”拉住还要理论的如初,那婆子手里拿着象征皇权的鞭子,实在棘手。
沈昭抿唇,默默地坐下,心一沉,手直接伸进了盐堆里。
这盐太过于粗粝,而她的手柔嫩,瞬间就刮开了无数道细碎的伤口。
伤口又被粗盐摩擦,钻心的痛如无数虫子啃噬,额头上跟着渗满了虚汗,痛得她无法呼吸,但她却紧咬下唇,不肯发出半点声音。
“小姐!你受伤了!让我来!”如初哭着摇头,拉着沈昭的手劝道。
“让你这个贱婢动手了吗?!欠打!”
看到婆子的鞭子朝着如初扬高,沈昭一把拉开如初,怒瞪了婆子一眼。将所有的痛楚都忍下,继续腌菜。
心中却依旧存气。世人愚昧,古人更甚!好心救人却当做驴肝肺!
“小姐……”他们怎么能这么折磨小姐!
如初恨自己无能却只能乖乖帮着沈昭,哭成泪人。
不知过去多久,如初这丫头还在抽泣,沈昭的手却有些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伤口溃破浸入盐水,火辣辣地疼痛充斥着她的神经,脑袋越来越沉,视线变得模糊,撑不住朝着一边栽倒下去。
啪!
一道鞭子直接狠狠抽打在沈昭的身上,她疼得睚眦欲裂,却是又清醒了不少。
“别偷懒!”婆子凶神恶煞还要抽一鞭。
“别打了!王妃受不住了!求你别打了!”如初紧紧抱着气息微弱的沈昭,抽出一只手拼命地扯着婆子手里的鞭子。
“还敢拦着?看我不打死你们!”被激怒,婆子唾沫横飞,手里毫不留情。
沈昭心中不甘,她本以为自己伏低做小能换来片刻安宁,这老奴却一再欺压!
她将头靠在如初的肩上,双眼凌厉如刀,“住手!你这老刁奴真当我侯府无人?你今日打我,待得我回门之后,定要禀告父亲,将今日你打我之事,全算在你家王爷头上!”
就算是皇上赐下的宝贝又如何?他司北辰肯让一个奴仆拿着圣物。就算到了朝堂之上,她也有话说!
“你!”
婆子气急,却当真投鼠忌器,不敢上前。
两边僵持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