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天看小说 正文
李冉薛雯大结局免费阅读_李冉薛雯全文小说

时间:2022-05-19 20:04:02作者:王二

《科举!抱爹地和夫君大腿当纨绔》 第3章 你当真想要科举? 免费试读

镇上的赵郎中跟老爷子有几分交情,薛崇德从柳氏怀里接过薛雯的时候,她已经睡熟了。

薛崇德愧疚的说,“劳烦您老给孩子瞧瞧,她头被撞破了,一直嚷着头疼。”

赵郎中往伤口一看,立刻认真道,“伤得这么重,怎么现在才来?”

夫妻俩心里一紧,着急的说,“求您帮忙,一定要救救这孩子。”

赵郎中给薛雯把了把脉,捋着胡子说。

“这孩子也是命大,伤得这么重也能缓过来,可真是奇迹,她的头得重新包扎。”

话一说完,赵郎中就去收拾东西,用消毒的刀片把薛雯伤口周围的头发给清理干净,露出伤处。

薛崇德这时才看到伤口有多狰狞。

薛雯的后脑勺都肿起来了,伤口处时不时的在渗血。

柳氏心疼的手都在颤抖。

薛雯被清理伤口时的疼痛惊醒了,她忍不住哇哇的哭。

真疼!

她心说,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好一会儿,赵郎中给她重新敷了药把头包起来,又给开了一个方子把药抓齐煎上。

“今晚怕是回不去了,你们就在这里将就一晚吧。”

薛雯立刻道,“赵爷爷,我能不能用桃胶抵药钱?我爹被我奶奶赶出家门了,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

薛崇德很尴尬,忙呵斥道,“别胡说八道。”

“我没胡说,大哥哥娶媳妇端上桌的糕点不就是给客人吃的吗?”

“爹爹也送礼了,凭什么我就吃不得?多拿一块就骂我是贼,我就不知道我怎么就成贼了,呜呜……”

薛雯哭得惨不忍睹。

赵郎中同情的摇摇头说,“不是自己肚子里生出来的,总是隔了一层,唉!你们受委屈了。”

“让您见笑了。”

薛崇德情绪很低落,说来说去,谁让自己是庶子出身呢,哪怕名字记在嫡母名下,那也还是区别很大的。

说这些没用,世人不管你有没有理,只管你对嫡母孝不孝顺。

只要被传出一丁点儿不孝的名声,薛崇德这辈子就算完了。

名声在这个时代很重要,所以薛雯要给人家一个不是我爹不孝,是祖母不慈的印象。

她满嘴没说一句莫氏不好,但是听到的人都知道事实是怎样的。

赵郎中叹息着,“你啊,就是太老实了。”

他安慰薛崇德说,“要是有什么难处只管跟我说。”

“你爹在时也跟我说过,独独亏欠了你,只要是能帮忙的地方,你不要客气。”

薛雯眼睛一亮,“那我爹爹可以考科举吗?我想要爹爹做状元呢。”

赵郎中噗嗤一声笑了,“你这丫头倒是有趣儿,做状元怕是难呢,人家都是五六岁启蒙,十来岁就考中童生入县学,你爹爹都二十多了,就算考过了,要跟一群毛孩子一起读书不怕被人家笑话吗?”

“没志气才会被人笑话,我爹爹要能考上,谁还笑话?”

薛雯眨巴着小眼睛很自信的说。

赵郎中很有兴味的看着薛崇德问,“你当真想要科举?”

薛崇德犹豫片刻道,“我想试试,药典我都能背下来,想来四书五经也不难。”

“那好,你就在我这儿住下。”

“我这里还有些书籍,你先读熟,好好背了,我给你引荐一位名师,他收不收你,就看你的造化了。”

赵郎中话音刚落,薛雯就立刻拍马屁说。

“多谢赵爷爷,赵爷爷心肠太好了,你是世界上最最好的爷爷。”

赵郎中忍不住拧了一下薛雯的小脸。

“你爹是个闷葫芦,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巧嘴的丫头?难怪他肯发奋了,有了前程才好给你找个好女婿是不是?”

薛雯呆萌的眨眨眼睛,回答了一句,“要选赵爷爷这样的。”

赵郎中亏得脸皮厚,不然都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没大没小,可恶的小丫头,真是要人又恨又爱呀。”

“您老别生气,我以后一定好好管教她。”

薛崇德连声道歉。

赵郎中摇摇头笑了。

“我怎么会把小丫头的话当真,只是这孩子有些早慧,恐怕将来的亲事你们要为难了。”

“呵呵,她才多大,还早呢!”

薛崇德有女儿万事足,抱着薛雯乐呵呵的说。

薛衍迷迷糊糊的突然醒过来,“不早了,还得去采桃胶,能卖钱。”

满屋子又是哄堂大笑。

赵郎中心情好,把他们带来的桃胶全都收下了。

虽然这些东西还抵不上一副药钱,他也没计较,谁让他真心喜欢这个嘴巧的小丫头呢。

赵郎中年纪大了,熬不得夜,说了会儿话就去后院歇下。

薛崇德一家睡在前院客房里,药熬好了,就直接给薛雯喝。

中药虽然很苦,但是薛雯并没闹腾,乖乖的把药喝完,然后沉沉睡了。

柳氏睡不着,她担心薛崇德是被薛雯的事情刺激到,说要科举只是赌气。

薛崇德却说,“我虽然没有正经读过四书五经,可是大哥二哥会的东西我也会,只是那时候每到要答案的时候,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情,所以后来我就死了这份心思。”

柳氏明白他说的是莫氏暗中阻扰的事情,心疼的揽住他的腰说,“委屈你了。”

“现在想想,我当初真不该放弃的,我那时候要是争一争,也有个秀才功名在身上,族里不说偏着我,至少也会在小玖出事儿的时候两不相帮,而不是现在这样,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薛崇德叹了口气。

柳氏安慰他说,“那就去考吧,咱们哪怕苦一点,也要先紧着你。”

“娘子,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薛崇德很认真的许诺。

柳氏微微一笑,“相公,我信你!”

薛衍睡了一觉,这会儿睡不着了。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自言自语说,“我也得好好读书,将来考状元,谁敢骂我妹妹,我一定怼死他。”

薛雯睡得迷迷糊糊的,她做了个梦。

梦到现代的自己智商只有五岁,父母对自己不离不弃,从头开始教育。

她很无奈的叹了口气,“希望你别让我父母失望,当然,我也不会让你的父母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