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天看小说 正文
离婚后,前妻她飒爆全球了首发小说-傅斯年苏酒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5-19 20:02:00作者:小王

《离婚后,前妻她飒爆全球了》 第8章 没想到吧 免费试读

苏孟烟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提前踩点,顺便看看能不能偶遇钓个几条眼瞎的鱼,所以,当她看到孤零零一人在吧台点酒的苏酒,也顺理成章的认为,苏酒是来钓凯子的。

毕竟不是来钓男人的话,谁会在有沈墨那样多金帅气的男朋友之后,还单独来这种地方。

苏孟烟跟个斗鸡似的张扬,苏酒瞥了她一眼,敲了敲桌面,对酒保指了指苏孟烟。

酒保拿起酒水单,展开给苏孟烟。

几十款酒水在菜单上陈列,苏孟烟看了一会儿那酒水单镶金的外页,有些踌躇。

所有的酒……都没写价格。

苏孟烟迟疑着,苏酒已经喝完了一杯鸡尾酒,见她还没点,苏酒笑道:“不是吧,不是吧,附合扑克俱乐部入会要求,高水准的苏小姐,竟然连一杯酒都不敢点啊。”

苏酒拿过了菜单,挑眉:“要不要我请你?毕竟你是我妹妹,在姐姐名下挂个账,也没什么为难。”

苏酒说着要点,苏孟烟一把抢回了酒水单:“谁要你来!”

不就是一杯酒么,虽然私人会所费用很高,但她也不是没有去过类似的,顶了天,不就是几万出头,她又不是没有!

“来一杯长岛冰茶。”苏孟烟道。

鸡尾酒里最安全的酒水,度数不高,就算在一般酒吧里,价格也很普通。

苏酒“噗”地笑了。

再要了一杯酒,苏孟烟的长岛冰茶也好了。

冰褐色的酒推出吧台,酒保拿着账单递给苏孟烟:“这是您的账单。”

苏孟烟掏出手机,正准备付款,就在签单条上,看到了六个零。

她愕然好一会儿,不相信眼睛地把账单拿起,数了两遍,对酒保大吼:“一杯酒七十万,你抢钱吗?!”

苏氏虽然不是完全没钱,但也比辉煌的时候少了很多。

看着自己的惊叫引来了大厅里所有人的视线,苏孟烟涨红了脸,摆手道:“我不是付不起,只是这个价格……而且,而且……”

她转头看向刚跟酒保拿了一瓶香槟就走的苏酒,震惊道:“她为什么不用付?!”

酒保道:“酒小姐是会员。”

苏孟烟荒唐:“我也是会员!”刚花了几百万当的会员!

“我不是这个意思。”酒保叹息,“我的意思是,酒小姐是俱乐部的邀请会员,是我们俱乐部的正式会员。”

登记在册的交费会员,交的是进俱乐部享受或学习的费用。接受邀请的SVIP,则只要凭一张脸,就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得到来自扑克俱乐部的支持和援助。

可SIP不是只有几十个人吗?!

看着苏孟烟大惊失色,喝得有点上头的苏酒嘿嘿笑了:“想不到吧。”

苏孟烟深吸一口气,晕了过去。

……

让人把苏孟烟送回家,心情好了点的苏酒拉着酒保在舞池里跳了会舞,又要了一瓶酒,一路摸到俱乐部后院的泳池,脱掉鞋喝起了酒。

露天的泳池,基本没人,苏酒把脚泡在泳池里,赏着星月,掏出手机,在微博上切换到黑桃J的账号,发了条定位微博。

【在俱乐部找到我的,就给你一个小红包:)。】

传奇黑桃J,微博万年不登录。骤然一条信息发出,评论区直接炸了锅。

@李闻:我他妈在意大利!

@顾刀刀:他妈的我在英国!

@曲见:草我在跳伞!

@阿时w:现在打飞的回国来得及吗……

@姜媛:楼上的,考虑到你们的距离,估计只能开火箭回来才有可能……所以我不客气了![定位云城]大佬等我!

比起明星,黑桃J的知名度并不是很高,看到大佬们富二代们扎堆出现在一个人的评论区里喊大佬,吃瓜群众都困惑了。

直到了解黑桃J的人科普了一波,大家在那一句“黑桃J一个点头上下十个亿”里反应过来。

一瞬间,评论区“爸爸”“老公”认亲的评论此起彼伏。而近的人,直接淹没了扑克俱乐部。

收到乔顾衍消息,傅斯年第一时间赶往俱乐部,结果俱乐部前却早已经豪车成堆水泄不通。

好不容易进去,傅斯年拿出之前办好的会员卡给门卫看了一眼,走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一大堆人正在大厅里上窜下跳。

甚至还有人拿起坐垫,问“大佬你在这儿不”的人,让傅斯年一时之间,很怀疑自己通过考核的智商。

默然了半晌,傅斯年走进了俱乐部更深处。

乔顾衍分析过黑桃J的定位,给了他一个精准的坐标。

傅斯年按着手机上的坐标位置前行,很快就到了乔顾衍标注的点,可露天泳池的边上,除了那位苏家大小姐,根本没有任何人。

她正在喝酒,他看见她没多久,她就忽然间,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他注视着她,女人浓黑的长发打着卷,蜂腰估计还没有一张A4纸宽,黑色的西装裙底下,一双雪白的长腿圆润笔直。

就连她仰头将红酒一饮而尽时,长颈到端肩拉开的线条,也漂亮得过分。

傅斯年眼眸暗了暗,刚想上前,他就眼睁睁看着那个苏大小姐丢开空了的红酒瓶,准备往那至少十米深的泳池里跳。

傅斯年下意识喊了一声:“苏小姐!”

听着这一声苏小姐,苏酒懵了下,醉醺醺地回头,看了傅斯年许久,走了过去。

停在傅斯年面前,她直勾勾地盯着傅斯年良久,伸手拍了拍傅斯年的肩膀,愁闷道:“小伙子,你这样不行啊。”

傅斯年困惑:“?”

但没等他奇怪完,下一刻,苏酒就伸出手捏住了他的脸,更严重的发愁:“长得这么像傅斯年,很没前途啊……”

像傅斯年的傅斯年本人:“……苏小姐,你喝醉了。”

苏酒没回答。

她摇摇晃晃好一会儿,就要向后倒去。

傅斯年伸手揽住她的腰,想追问,身后,看到消息过来的沈墨,焦急地喊了一声:“小酒儿!”

傅斯年一愣。

下一秒,昏昏沉沉的苏酒听到这一声,睁开了朦胧的双眼,推开他跑了过去。

撞进沈墨的怀抱,苏酒笑得傻乎乎的喊了声:“嗝~”

“嗝个屁。”沈墨闻到她一身酒气,低骂道:“草,你这是喝了多少!”

他去停车的时候,车胎突然爆了,他打了个电话等人拖车,回头就看见群里说苏酒发了微博。

紧赶慢赶地赶过来,也不知道苏酒和傅斯年说了多少醉话!

搂住苏酒,他看向傅斯年,道:“她喝完酒没个正形,说了什么话,傅总别往心上去。”

傅斯年点了点头。

但下一秒,他却没有再去找黑桃J,而是点开了微信,给秘书发了一条信息,随即,瞳孔猛缩。

死死看着手机上的名字,傅斯年拨通了乔顾衍的电话。

“之前那份档案不用再查。我要你去帮我查两个人,一个叫沈墨。另一个,是云城苏氏医药的苏大小姐苏酒,我要他们近三个月的所有记录,还有这个苏大小姐……有没有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