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天看小说 正文
暗藏欢喜全部目录-沈妩陈经年完整版免费试读

时间:2022-05-19 19:56:37作者:二毛

《暗藏欢喜》 第3章 护她 免费试读

沈妩没想到王全海会这么大胆,带着人就往她们所在的包厢闯。

她一边躲开他的触碰,一边厉声警告,“王全海,你想干什么?外面可都是人!”

王全海笑的很猥琐,五十多岁的人了,不仅秃头还挺着个大肚子,“我想干什么你会不知道吗?别装了,下个礼拜我们就要结婚了,我就算现在办了你,谁又能说什么?”

“你敢!”沈妩目光冰冷刺骨,但更多的是强撑出来的镇定。

王全海一进来就让人把梁洛初给控制住了,如今她只能想办法自救。

她忍着恶心开口,“你也说了,下礼拜就要结婚,以后有大把的时间。又何必急于一时?更何况要是传出去,也不好听对吧?”

王全海却阴恻恻的笑了两声,“你少来这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拖延时间,我告诉你,今天我睡定你了!”

说着,他猛扑了过来。

沈妩立刻闪身避开,同时还踹了他一脚。

这一脚不重,但架不住王全海人肥体胖,整个人被掀翻。

等他从地上爬起来时,恶狠狠的咬了咬牙,“小骚娘们,你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砰——!”

包厢的大门忽然被人踹开,一道冷到极致的声音传来,“你想弄死谁?”

陈经年大步走进,在看到她领口大开香肩外露的模样时,表情瞬间变的阴鸷,眉眼间的杀意浓的让人心惊。

王全海这时也认出了他,一张脸白了又白,“二、二爷!我和我媳妇闹着玩呢。您怎么来了?”

他其实想说他弄沈妩关他什么事,但他不敢。

陈经年在听到媳妇这两个字时就冷笑了下,指着沈妩问,“他说你是他媳妇,你是吗?”

沈妩当然不会承认,“不是!”

“听到了吗?她说不是。”陈经年没再废话,抄起一个酒瓶就往他头上砸,“还玩吗?”

酒瓶当场砸碎,王全海瞬间头破血流,可他不敢喊疼,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玩了不玩了,二爷,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他扑通一声跪了下去,不顾满头的鲜血磕头求饶。

陈经年却没停,第二个第三个酒瓶全都在王全海的脑袋上应声而碎。

血腥味慢慢充斥着包间,沈妩怕真的出事,拉了拉他的衣袖,“够了,别打了。”

陈经年注意到她脸色不太对劲,“害怕?”

“有点。”沈妩这个时候也不要强,从小到大她都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尤其陈经年的反应让她莫名觉得恐惧,身体微微颤抖着。

下一秒,陈经年的外套就披在她身上,“能走吗?”

“能。”可她刚一动脚就浑身发软,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旁边倒。

陈经年一把将她抱住,最后直接打横抱起,当着所有人的面大步离开。

一直到被塞进车里,沈妩还没能反应过来,“二爷,你......”

“闭嘴。”陈经年这会心里烦躁,极快的发动车子,最后停在了医院门口。

等到护士检查的时候,沈妩才发现自己脖子上和手臂上都有不少抓伤,应该是刚才混乱间被王全海给抓的。

陈经年一言不发的看着,眸色渐渐转冷,最后冷嘲了一声,“爬我床的时候不是挺能耐的,怎么今天就任人欺负了?”

这话一出,沈妩明显感觉护士多看了她两眼,表情有点尴尬。

“怎么?我说的不对?”陈经年这会语气很冲,沈妩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从他今天愿意出手来看 ,也不是全然冷漠无情的。

她立刻切换笑脸,一双水雾轻眨,“他是个男人,沈家又把我卖给了他,我能有什么办法?除非我不用嫁给他。”

可这幅样子太假了,想利用他的意图也太明显。

陈经年连拆穿都懒得拆穿,只是看着她的眼神明显变冷了些。

沈妩立刻感觉到了,赶紧补救,“不过今天要多谢二爷出手相助了,回头请你吃饭?”

“不必。”陈经年缓缓舒展了衬衫的袖口,那上面还沾染了王全海的血迹,看起来迷人又危险。

“反正我也睡了你,就当两清。”

这是要划清界限?

沈妩挑眉,陈经年不带一丝犹豫的转身走了,还不忘拿走他的外套。

梁洛初赶来时就看到沈妩独自一人在医院的走廊里,有些奇怪,“怎么就你一个人?陈经年呢?”

沈妩把事情说了一遍。

梁洛初听了直皱眉,“不应该啊,他都能来救你了,没道理是只想和你两清。”

“你都不知道,当时你和王全海单独在里面,我又被他的保镖押着走不掉,都快急死了,生怕你出什么意外。”

梁洛初说,“我正想着怎么报警,就看到陈经年带人过来了,他那会表情挺吓人的,直奔包厢。明显是冲着你去的。”

“等等。”沈妩听到这,忽然抬起头,“陈经年不是你请来的吗?”

“不是啊,我都没来得及。”梁洛初一脸茫然。

沈妩心里就有几分复杂。

她一直以为陈经年的出现是梁洛初搬来的救兵,可如果不是梁洛初,那就说明陈经年知道她有危险,特意赶来解围的。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阿妩,我觉得陈经年肯定是对你有意思的,”梁洛初想了想,“这些年他对谁都冷冷清清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王全海被拖出去的时候,都快成血人了。我们所有人都惊呆了。”

“也许.......是因为我们睡过?就像他说的,只是为了两清。”

梁洛初不信,“我觉得不是这样,他当时的紧张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而且你想过没有,如果他不想让你睡,你又怎么可能得逞?”

陈经年是谁?那可是站在宁城金字塔顶端的男人,这些年在他身上前赴后继的女人还少吗?可没有一个得逞的。

偏偏沈妩说要睡他就睡到了,真的只是因为她长的漂亮?

又或者,从一开始,陈经年也是愿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