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天看小说 正文
权路迷局-精修第二版小说梁健曹颖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09 12:52:59作者:小金

《权路迷局-精修第二版》 第1章 靠山山倒 免费试读

“梁健,今天召开了区委常委会,已经决定对我的工作要进行调动了。”

十面镇的镇委书记,黄少华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脸上有些复杂的情绪。

这句话让梁健措手不及,急忙问道:“黄书记马上要换地方了?”

“是的,我直说吧,我要去区体育局任党组书记、局长。”

梁健指间的烟头不由抖动了下,没想到自己的老板居然直接被打入冷宫了。

表面上黄少华是去区里当领导了,但是一个是主政一方的镇委书记,一个是冷衙门的一把手,这两者之间是天壤之别。

黄少华注意到了自己秘书的情绪变化,不过他并没有怪梁健。

梁健这时候没什么情绪波动,反而不正常了,说明你这领导在他心里也就这么回事了。

梁健连续抽了几口烟,才道:“黄书记到上级机关当领导,这是好事情。我先恭喜您,不管你到哪里,你都是我的领导。”

黄少华微微地点了下头:“下了班,我就要去区委组织部谈话了。我想对你说句话,我一直看好你,虽然我到区里工作,我也不会忘记跟过我的人。”

“谢谢黄书记。”梁健原本以为黄少华会承诺带他到区级部门,但只得到模糊的一句“我也不会忘记跟过我的人”。

这句话就跟以前承诺解决他的党委委员一样存在悬念。

梁健的情绪不由一阵低落。

回到办公室后,他坐了下来,一言不发。

同事曹颖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

见他回来坐在椅子上不动,眼角瞄了瞄他:“你夹着根烟蒂干什么?”

梁健才发现黄书记给他的烟已经抽完了,只剩下一个熄灭的烟蒂,他却没有扔掉。

“不浪费嘛!”梁健假装在烟嘴上吸了口,掩盖自己的失态。

曹颖斥道:“还吸,都没烟了。下班了,我先走了。”

曹颖走后,梁健又坐了一会,才关了办公室的门,独自一人开车回家。

在一个红绿灯路口,他拿起了电话,给老婆陆媛打电话:“过五分钟下楼吧,我快到了。”

梁健到达小区时,陆媛已等在那里。

她今天穿了一身绛色针织连衣裙,橘红的长发披及双肩,手中还提着一只坤包,看起来就像去赴宴,其实他们只是去陆媛父母家吃个晚饭。

对于陆媛的打扮,梁健已经习惯了。

她向来如此,只要出门就会打扮一番。

说白了,陆媛有些大家闺秀的范儿。

梁健父母是衢州乡下的农民,而陆媛的父亲以前是区政协副主席,母亲是党工委办公室主任,可以说陆媛是出生干部之家了。

上车之后,陆媛问:“听说你们镇委书记要换人了?”

“你消息灵嘛!”

“不是我灵,我不是认识区委组织部干部科长姜岩吗?”

“姜岩,就是你说的江中大学的师兄?”梁健问道。

陆媛:“没错。”

“哦。”梁健莫名想到了区委办秘书科的余悦,她是自己的师妹。

师兄师妹这种称呼本来就带有暧昧成分。梁健不知道,那个姜岩与妻子陆媛的关系到底是什么程度。

陆媛的手机响了,是父亲陆建明打电话催他们去吃饭,陆媛说了声:“快到了。”

到陆媛父母家坐了下来。丈母娘陈亚平上了最后一道汤。

说实话,陈亚平还真是做菜的好手,菜色荤素搭配都讲究。

但今天梁健没胃口,草草把饭菜拨入了肚子,就打算出门散散心,陆建明却叫住了他:“梁健,坐坐。”

梁健只好陪着还在咪小酒的陆建明。

陆建明道:“黄少华调区体育局了,你有啥打算?”

“还没想好。”

“未雨绸缪,这是机关干部的生存之道。雨马上就要下来了,如果没个打算很可能就会被淋个落汤鸡。我说的,你应该听得明白吧。”

老丈人无非要自己跟将要上任镇委书记的钟涛去套近乎。

从内心来说,梁健很反感这么去做,原领导的屁股还没完全离开位置呢,你下属已经另投他主了,这也太做得出来了。

但理智也告诉他,可能只有会见风使舵的人才能成为官场常青树。

梁健内心纠结着,他简单回答了一句:“明白。”

“明白,那就赶快行动,有些事情等不得,有些钱也省不得。”

梁健皱起了眉头,越听心里越烦。

待老丈人一套说教完,他就直接出门散步去了。

他沿着国道走着,琢磨着白天的糟心事。

正这么胡思乱想着。

一辆白色的路虎车从他身边呼啸而过。

突然,一阵尖锐的喇叭声响起,放眼看去,国道上忽然冒出来一个老妇女携带着一个小男孩,在横穿马路。

眼看,这辆白色路虎就要撞上两人。

那路虎车猛地调转了方向,划过一道曲线,险而又险的避开了两人。但很快又传来轰的一声巨响,车子直直的撞到了一根行道树上,整个车头都凹陷了进去。

那一老一小吓得魂飞魄散,老太婆抱着小男孩,很快消失在了国道上,不见踪影。

在几十米外,梁健赶紧快走几步,跑到那辆路虎边上,看到里面是一位受伤的漂亮女孩。他问道:“要替你报警吗?”

女孩摇摇头,额头缀满汗珠:“送我去医院,别报警,我自己处理。”

梁健打开了车门让女孩子出来,女孩却皱着眉头:“我动不了,你把我抱出去。”

梁健没想到女孩这么要求,还不置可否。

梁健将一只手臂伸到女孩子纤细的腰间,女孩缩了下脖子,顿时脸上羞红。

这受伤的女孩的确是那种难得一见的美人儿,二十来岁,脸孔精致而线条分明。

梁健在这一触一碰之间,感觉到了女孩温热而柔软的身体,这让他有些心跳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