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天看小说 正文
重生1983暮河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09 12:52:39作者:小金

《重生1983》 第6章 改造猪棚的前奏 免费试读

这肉本来是打算拿到父母家一起吃的,遇到王瑶,想到还没谢过她的救命之恩,就顺手送了出去。

优哉游哉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看到自己的破猪棚,陈松瞬间回到现实。

“得了,先修房子。”

看着猪棚构造,陈松脑海里想起了前世看到的某个改造案例。

某大学创意学院来到崇明岛对农村破猪棚进行的艺术改造,简单实用,而且充满艺术气息。

当然陈松并不打算完全模仿这个改造,毕竟那时候都1202年了,那改造的房子放到现在就是离经叛道。

“这事,还得去找老村长才行。”

绕着猪棚嘀咕了一声,陈松还是朝着村大队走去。

村大队是在以前陈家坳的旧祠堂里,自从破除封建迷信后,祠堂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地位,陈家坳以往的陈氏主脉据说跟着老蒋去了某岛,后来大家为了避嫌,就商量着把主脉掌管的祠堂做了公社,后来又改成了生产大队。

“村长在吗?”没进门,陈松现在外面喊了一嗓子。

“谁啊,进来吧。”

老村长的声音传了出来。

陈松大脚一迈,就走进了旧祠堂,祠堂还是老样子,供奉的牌位虽然已经迁到了另一处,但整体格局几乎没有改变。走进内堂,陈松就看到老村长低着头,盯着桌上的报纸猛瞅。

大概是听到步伐声,老村长才抬起头,脸色不太好看:“爱国家三小子,你来干啥?王瑶这件事不是过去了吗?你还想干嘛?”

“我说三爷,这你可冤枉我了,我来找你可是另有要事。”陈松贴近打了个黏糊,拉着旁边的一张凳子就坐下。

“哦,那你说说你小子来找***啥?”老村长转过身来,正对着陈松。

“三爷,你也知道咱家分家了吧。”陈松手指点了点桌子,表现的比较委屈。

“我知道,前几天你哥家婆娘还请了我和你四爷做了见证,怎么你想反悔?那可不行,当时你可是答应了,哪有反悔的道理。”老村长摇了摇头,盯着陈松。

“那哪行,三爷,既然都定下了那肯定不改,一口唾沫一口钉,我来是想问问,咱村头不是那套当年土改和拆四旧的时候留下的破房子吗?里面的破木头能让我拿走一些吗?”

陈松说的那房子,原先就是陈氏主脉家的地主豪宅,后来村里破旧迎新,那房子又被蹂躏了一遍,基本是除了地基和墙,没什么东西是完整的。

“你这是打算起房子?”老村长知道陈松只分到了两亩旱地和一个破猪棚,知道他肯定要起房子,因此才有这一问。

“我哪有那钱啊,我是想把我那破猪棚改改,能住人就行。”陈松半真半假的敷衍。

老村长却信了真,他知道陈爱国家里就不富裕,分给老三陈松就没有现钱,陈松哪有钱起房子,看来是真的打算住猪棚了。

“那破房子就剩下些破木头,还不如咱山上砍棵树来得实在,你要拿就拿走吧。”老村长毫无在意,挥挥手答应了。

“谢谢您了三爷,我走了。”陈松谢过老村长,直接就离开了祠堂。

“这小子,还真是转了性了,以前哪有这么油嘴滑舌的。”老村长看着早已没影的陈松,犯起了嘀咕。

……

陈松疾步走到村头,很快就看到了一座破房子,青砖瓦房,不过已经破烂不堪了,屋顶的青瓦碎的差不多,围墙也塌了两边,一眼望去,杂草丛生,只剩下几根柱子撑着屋顶,几片木窗户挡着屋。

刚走进杂草丛生的宅子,陈松就惊起了在这里做窝的野猫,它惊的炸毛,对着陈松眦目,不过还是跳着跑了。

“看来还不错,这几片木窗还在。”

毕竟是传承了百多年的老宅,上面的木窗户美轮美奂,雕花是仙人指路,窗棂上雕刻有线槽和各种花纹,构成种类繁多的优美图案。

“真是发达了。”前世陈松有了钱,也收集一些古董,这些板棂窗、格扇、隔断、支摘窗、遮羞窗等,窗子的传统构造十分考究,也算是一种古董,要是放在21世纪,也是几十万起的价格。

“可惜全都便宜我了,还真是得谢谢村长的慷慨。”

这些窗子的破损程度并不高,村民们当年也没有拿走这些当柴烧,因此保存的还算完整,陈松收拾了一番,找到了十几扇不错的木窗。

时间刚过正午,陈松将木窗打包拖回猪棚后,赶紧回了趟父母家里。

刚一进门,就看到大嫂端着一碗鱼肉施施然走出了原来的柴房,现在小弟和父母住的房子。

“呦,三弟怎么来了,不是分家了吗?怎么还赶着正午饭点来呢?”大嫂斜眼看人,看着陈松就忍不住冷嘲热讽。

“大嫂,我来找爸有些事。”说完也不管大嫂怎么回话,直接钻进了里屋。

柴房改的屋子,并不算好,但也比陈松的猪棚好一些。

陈爱国和黄芩刚下地回来,正在吃饭,看到陈松,皱了皱眉,还是起来问了句:“老三你咋回来了?”

陈松看着桌上有道菜鱼已经只剩下骨头,桌子上也没鱼骨鱼刺,就知道刚才大嫂把整条鱼的肉都挑走了,当下也只是摇头,听到父亲问话,连忙回话:“爸,我想把猪棚改改,想请爸找几个相熟的叔叔,帮我砌几面墙,搭个顶,我出钱,每人每天两块。”

“改猪棚?这倒是好办法,总住猪棚也不是个事。”陈爱国点点头。

黄芩却抓住了重点,直接问:“你哪来的钱请人?”

“对啊,每人每天一块,已经很高了,咱村里小工一般也就五角一天,你哪来的钱。”陈爱国恍然,被黄芩已提醒才想明白过来。

“今儿个去县里做了点买卖,赚了点,刚好够把猪棚改改。”

“买卖,什么买卖能赚这么多钱,你可别做投机倒把的事情啊。”黄芩惊讶的站起来,连饭也顾不上吃了。

“就山里弄了点蜂蜜,爸妈你知道的,野蜂蜜就是个稀罕东西,城里人大把人想买。”

“什么,你去山里采蜜了?你这孩子,平时也没这么大胆啊,今儿个怎么这么虎呢?那野蜂能是随便招惹的吗?前几年隔壁村那个小孩被蜇死了难道你忘了?”陈爱国听自己三儿子这么说,当下就急出口骂道。

“爸,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更何况,我要是不去,就饿死了,现在我还能换点钱改房子,这不是挺好的嘛。”陈松淡淡的笑着,丝毫没有心情起伏。

看着自己儿子的淡淡笑容,陈爱国不由的沉默了。

他心里叹了一口气,终究是分家没有一碗水端平,现在怎么说也晚了:“爸知道了,现在就给你去找人,不过砌墙的红砖你就得自己找来了,要是东西齐全,说不定这两天就能干完。”

“我这打算改个红砖和木板结合的屋子,这不是隔壁村的红砖厂效益不好吗,我刚好可以去买一些砖回来。”

“那就好。”

“谢谢爸,打扰你们吃午饭了,我先走了。”说完,陈松就离开了。

“孩子他爸,三娃去弄蜂蜜,怎么也不送点回来,大孙子马上就能吃蜂蜜了。”黄芩有些不满的看着陈松的背影。

“够了!”陈爱国沉声呵了一句,随后声音低了下去:“都分家了,就不要想着让老大家占便宜了。他还要拿去卖钱的,不然哪来的钱起房子!”

“什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