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天看小说 正文
路远志李银是哪部小说的主角_路远志李银全文阅读

时间:2022-03-24 01:06:26作者:王二

《穿越之绝品乡医》 第15章 还有什么可担心 免费试读

“小远,把车子停下,让我――坐到后面去吧!”张秀琴突然对路远志开口说道。

“嗯?”路远志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缓缓将车子停了下来,对张秀琴问道:“秀琴嫂子,离咱们村还有很远呢,这段路颠簸的更厉害,你去后面干什么?”

张秀琴脸色一白,对路远志出声说道:“小远,村里人多眼杂,被别人看到咱们这样坐一起不好!”

路远志听了张秀琴的话脸色一变,出声说道:“嫂子,你是担心我败坏你的名声吗?”

张秀琴听了路远志的话心中一急,立刻着急的说道:“呸,我的脊梁骨都快被那帮闲人戳烂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我一一我是怕连累你的名声!”

张秀琴说到这里对着路远志凄然一笑,出声说道:“小远,你年纪轻轻的和我这样一个寡妇搅和在一起,会被人非议的,甚至会影响到你将来娶媳妇,你还是让我坐到后面吧!”

“哼,谁愿意说就让他们说去,我才不怕,更不在乎!”路远志说到这里对张秀琴说道:“秀琴嫂子,你坐好了,我要开车了!”

路远志说着话,再不耽搁,直接发动车子朝着村口的方向开去!

“小远--”张秀琴挥了挥手,可看到他那坚毅果敢的脸庞,一股发自内心的甜蜜油然而生,脸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就这样坐在路远志的身边,由路远志载着一路开进了塘花村。

“怎么今天村里没有人啊?这不应该啊!”路远志开着电动三轮车进村之后发现路边空荡荡看不到一个人影,村里的人喜欢聚在树荫下一边乘凉一边家长里短的闲聊,尤其是那些腿脚不利索的老头老太太更是喜欢扎堆,很多闲言碎语就是这样产生的,可今天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路远志感到非常奇怪。

“现在正是收获橘子的时候,可能大家都下地干活了吧!”张秀琴对路远志说道,她正担心被人看到和路远志这样亲密的坐在一起,现在这样没人的状态正符合她的心意,心中着实松了一口气。

“有点不对劲,那些腿脚不利索的老头、老太太根本下不了地,今天怎么也不见人影!”路远志揺揺头,出声说道:“算了,不管这些了,咱们回家!”

路远志说着话,开着电动三轮车朝着自己的方向开去!

“咦――小远,你家门口怎么围着这么多人?”就在离路远志家两百多米的时候,张秀琴远远的看到差不多几十号人围在路远志家门口,不由得有些担心的出声说道。

“不好,出事了!”路远志脸色一沉,快速将电动三轮车开过去,下了车赶忙向着人群跑了过去!

路家大门口前围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最少有五六十人,最中央位置有一个满头银发、看起来有七八十岁的老人躺在地上,满脸痛苦的捂着一片红肿的脚踝,而路远志的母亲正满脸焦急的蹲在那个老者身前,时不时的关心的和那老者说几句话,显得格外的慌乱。

“让一下、让一下!”路远志用力推开人群走了进去,当看到母亲和躺在地上的那个老者心中一急,几步来到母亲和那老者身边,急声问道:“妈。我回来了,齐爷爷这是怎么了?”

躺在地上的老者叫齐向东,从八十年代起开始担任塘花村的支书,至今已经有将近四十年了,由于处事公道、为人正直,深得村民的信任!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齐向东在塘花村有着很高的威望,说是一言九鼎也不为过,只是他现在已经将近八十岁了,患有高血压、风湿等多种老年病,身体状态非常的差,再加上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嫁到外村的女儿,现如今和老伴相依为命,在村里的影响力急剧下降。

虽然还是村里的支书,但已经不怎么管事,村子里大大小小的事基本上由村长吴德处理!

不过齐向东毕竟是塘花村四十年的老支书,过去的威望还在,不管是谁见了都会尊敬的喊一声老支书!

即使村长吴德明面上也会礼让三分,村里有什么事都会象征性的征求下齐向东的意见。

“小远,你可算回来了,要是再不回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路母看到路远志的身影仿佛找到了主心骨,心中一下子安稳了很多。

“妈,你先别着急,齐爷爷这是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慢慢说!”路远志扶住路母的胳膊,安慰的拍了几下说道。

路母定了定神,对路远志说道:“就在刚才李德林带着七八个人来咱们家闹事了,说你昨天打伤了他的头,要找你算账,还说咱们家欠他五千块钱,要是不还就拆了咱们

家的房子!你齐爷爷上前就和他们理论,没想到天杀的李德林一把将你齐爷爷推倒在地上嵐伤了脚!”

“李德林!”一股滔天的怒火从心中升起,路远志眼中寒光一闪,杀气腾腾的说道:

“妈,这帮狗东西在哪?我要杀了他们!”

路母听了路远志的话心中一惊,赶忙出声说道:“大家伙看到你齐爷爷受伤之后都很生气,李德林看到惹了众怒放下几句狠话就走了!小远,你--你想干什么,李德林那帮人就是一帮混蛋,你千万别干傻事,听到没?”

“呼!”路远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神闪烁的对路母说道:“妈,你放心吧,该怎么做我心中有数!”

路母担忧的看了一眼路远志,赶忙说道:“小远,你大牛哥回家开三轮车去了,你爸动不了,我一个妇道人家也管不了什么事,等一下你和大牛一起把齐叔送到镇医院,他是为咱家才受伤的,不管花多少钱也要治好他的病!”

路远志安慰的拍了拍路母的肩膀,出声说道:“妈,你别担心,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路远志说着话,蹲下身来对齐向东问道:“齐爷爷,你感觉怎么样?”

齐向东脸色一片苍白,额头布满了豆粒大的汗珠,显的非常痛苦,不过却是勉强对路远志挤出一个笑容,出声说道:“小远子,你别担心,就是歳伤了脚,不用去医院,你送我回家躺几天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