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天看小说 正文
陈故严芝免费阅读第3章_陈故严芝大结局

时间:2022-03-24 01:00:23作者:二毛

《三国:我,谋士界的扛把子》 第3章 免费试读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严芝姑娘辛勤的照顾下,陈故的病很快就好了起来。

严芝姑娘大胆又羞怯的照料,抚平了陈故穿越异世的惊慌,也让他孤苦的心里产生了异样的心思——尤其严芝姑娘并不掩藏对自己的好感的情况下。

嗯,安心的活在大汉,乱世里苟且偷安,不必计较尔虞我诈机关算尽,也是对自己前世的解脱吧。

好起来的陈故每日里帮着严老汉做些零碎活儿。

严老汉是个木匠,手里家伙事儿都齐全,邻里之间的农具坏了都是让他来修,做个厨柜也找他来帮忙,早些年盖房搭屋,门窗也都由严老汉忙活。

这几天陈故都在用心观察,思考有哪些自己能做出改善的地方。

尤其在农具那里转了好几圈。

“嘿,农具这里可以做些文章,甚至,用来谋个小康水平也未尝不可!”

陈故眯着眼看着那直辕犁,心中有了主意。

自己小的时候,农村机械化程度不高,还要靠畜力拉犁来耕地,而耕犁的样子正是曲辕犁的样子!

曲辕犁的受力显然更合理,做一个木制的曲辕犁完全有可能!

做出来后,不但能改善自己“躬耕田亩”的环境,甚至能进献上去,谋个差事或者换些钱粮。

但陈故发现一个问题,现在的木工工具与后世见过的并不完全一样。比如用来平整木料的只是手刀的样子,刀片装上木柄,用的时候平推或者竖削——这就很考验眼力活儿了,只有老木工才能整治出平整合用得物件。

竟然没有刨子!

陈故小的时候,农村里还是木制门窗,会有木匠师父一件一件的制作条框,最终组合成各种各样的门窗家具。

所以陈故见过许多木工工具,不说那些电动工具,只说用来平整木料的手推刨,比这个时代的手刀就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严老伯,这些东西就是全部的木工工具么?!”

陈故指着挂在墙上的那些锛凿斧锯说道。

严老丈点点头,摘下一件手刀,吹了吹上面的尘土,笑道:

“嗯,这些都是平常做工的家伙,附近乡里的只有我这里最是齐全!”

陈故疑惑道:

“怎么没有刨子?”

严老丈愣了一愣,道:

“什么刨子?也是做木工的家伙?”

陈故便将刨子大略一说,严老丈却听不明白。

“孝远啊,依你说刨子乃是一件取平直的工具,可据我所知,这取平直全在木匠的眼力、手下的平刀,从没有听说过还有什么刨子......”

陈故眨眨眼,道:

“走,去胡叔家打造一块刨刃,做上一把试试,绝对又快又省力!”

老胡家是做铁匠的,因为炉灶、铁毡等难以带走,因此也没有背井离乡,成为留守的不多的几户人家之一。

“老胡!老胡在家么!”

严老丈对陈故所说的刨子显然很有兴趣,拉着陈故便来到了老胡家里。

“在!怎么不在,又没死!”

一道苍劲的声音传了出来。

陈故便见屋里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脸上有烟灰气,大冷天的光着膀子,一身腱子肉上泛着亮光。

“严伯来了?孝远也在啊!”

那年轻人拱手笑道。

“嗯,元盛,你阿翁吃了火炭了啊说话这么冲!”

严老丈一边笑呵呵的说着,一边往屋里走。

陈故与胡展胡元盛见礼,两人说笑着向屋里走去。

却是偏屋。

屋里头炉火旺盛,一个黑脸大汉也光着膀子,正紧盯着炉子里烧的通红的一块铁。

“老不死的,你又来干什么?!还没到农忙的时候,又不需要人力!”

老胡盯着炉子看,头也不会的说道。

严老丈脸上一阵尴尬。

以往每个春季播种,严老丈都会来找胡展帮忙,毕竟如今乡邻里剩下的壮劳力不多了,这其中的佼佼者当然就是子承父业的胡展了。

就凭他那一身红褐色的腱子肉,那拉起犁来能跟牛相比!

当然,这也是严、胡两家世代交好的原因。

一个木匠一个铁匠,这个时代有数的技术工种,两家自然越走越近,要不是胡展早就有了妻子,只怕两家也就结亲了!

“说什么呢!如今有孝远在这里,还用拉元盛干活儿么!”

严老头红着脸,悄悄偷看了陈故一眼。

陈故只是微笑,心中竟然也没有反对的心思。

不得不说,告别了后世那个忙碌的世界,此时的陈故心底竟然有些怡然自得安贫乐道的心思。

胡展早蹲在皮囊风箱那里,一边憨厚的笑着,一边使劲的鼓着风。

“嗬,孝远是个读书人,能做得了什么活儿!”

胡老汉回头来瞅了陈故一眼,呵呵笑了一声。

“哼,不会干活儿有脑子就行!这不么,只看了一眼我那些干活的家伙事儿,便提出了一个新玩意儿,据说平整起木头来又快又好。”

严老丈急赤白咧的道,语气中竟然有种炫耀的意味。

“哦?!什么新东西?”

胡老汉笑着敷衍,回过头去看那块烧的半红的铁块,眉头又皱了起来。

显然不认为一个没干过活的书生能提出什么专业的好东西。

“嗯,说是叫刨子......还没做出来呢,主要缺一块刨刃,这不是就上你这里来讨一块上好的铁刀了么。”

严老丈其实心里也没底,讪讪道。

“行,等这几天有空了让元盛给你送过去。”

胡老汉头也不回道。

“我跟你说一下什么形状什么要求哈......”

“别别别,现在可没空听,这块天外陨铁我始终没有办法锻造,这火还是不够热......我现在可没空给你打那个什么刨刃!”

胡老汉往后挥了挥手,不耐烦道。

“陨铁?!”

严老汉愣了一愣。

陈故也来了精神。

天外陨铁,中国还在青铜器时代就有打造天外陨铁的记录,不过那时多是做个刃部,后面会铸接青铜。

但陨铁经过了数千度的高温,杂质已经特别稀少了,能留下来的都是各种的铁合金,一般都比较耐高温。

普通的木炭最多能烧到千来度,可以融化铁矿石出生铁,但要想熔化陨铁,绝对不可能了。

虽然锻造不用熔化,但达不到温度,依旧是顽铁一块,锤不动,也就锻造不了。

“阿翁偶然得到这块陨铁,一直想要锻造一把小刀,但烧了半天,始终不合锻打,这不正生气呢么。”

胡展笑着说道。

“哦!怪不得说话跟吃了火炭一样!”

严老丈呵呵怪笑。

陈故上前一步,看了看炉子里,发现燃料都是木炭,正随着风箱送的风一阵一阵的剧烈跳跃着。

那块陨铁依旧半红不红的,丝毫不像能锻打的样子。

炉子里有一块铁矿石已经融化了,陈故估计炉子里至少有九百度了。

看这块陨铁的样子,陈故估计至少得提升二三百度。

以这个建议的平炉来说,应该很难达到了。

“胡叔,要想打这块铁,我估计得改造造炉子了。”

陈故笑呵呵道。

炼铁的高炉一时整不明白,但封口、碳粉,再加上循环热风,应该也能提升点温度。